原文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baseball-life/article?mid=22314

找回熱情?不如創造熱情!

2008/07/13 13:09

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正在打,您知道嗎?

我想對於喜歡看SBL(超級籃球聯賽)的球迷來說,大部份是知道的,也極可能就是看台上的觀眾之一;但對於大部份人而言,知道也可能等於不知道,因為就算曉得是在新莊體育館進行,也沒有一絲前往觀看的動機?

瓊斯盃這項一年一度的籃壇盛會,已堂堂邁入第三十屆(年),您知道嗎?

對於超過30歲的球迷,尤其像我這種「五年級」的,都會有種「哇!居然轉眼間已經過了30年的感慨」(抱歉!感慨持續中...,再給我五秒…54321),問題是感慨歸感慨,懷念歸懷念,但瓊斯盃畢竟不是「民歌演唱會」,而且當年(1982年)帶我去看中韓大戰的先父(史稱「金錢鏢事件」的那一年),已經與「威廉瓊斯博士」在天上鬥牛;什麼?威廉瓊斯是誰?謝謝這位年輕球迷的問題,麻煩請自行用「奇摩知識」查詢。

近幾年在瓊斯盃的期間,媒體與主辦單位等,總是呼籲要找回瓊斯盃的榮光,要喚回球迷的熱情,然後找一些老球星、老球迷等來「話說從頭」,但很明顯的,這些呼籲或報導只是徒增感嘆罷了,瓊斯盃不但沒有找回它的風光,而且逐漸變成「接棒看球」的年輕世代們,口中戲稱的「窮輸盃」或「自爽盃」。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很自然,也很殘酷,因為瓊斯盃的「當年」、「風華」、「地位」等,都已經隨著時間成為歷史,頂多成為老球迷共同的美好回憶,但就像時光一樣,你永遠留不住,也永遠找不回。


記得1993年剛踏入「職棒圈」工作時,有一天在老台北市立棒球場(現為台北小巨蛋),一位前籃球國手望著爆滿的棒球迷,再望向隔著一條南京東路的中華體育館「舊址」(1989年因火災而燒毀),他用一種不甘心且酸溜溜的口氣對我說:「要不是中華體育館燒掉,棒球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看,想當年我們」,嗯,有一段時間,我也覺得「場館」有著十分巨大的影響力,但看看現在,當台北小巨蛋、台大體育館等,一個個嶄新的大型場館一一啟用,但瓊斯盃、SBL等大型籃球賽事,也鮮少去使用,豈不怪哉?如果當年中華體育館沒有碰到鴻源集團的「那把火」,現在的瓊斯盃就有「能力」去租借台北小巨蛋嗎?這也好比當年職棒迷,在大雨中對著「郝院長」高喊:「我們要巨蛋、我們要巨蛋」,現在就算巨蛋棒球場能「一夜長大」,就能挽救職棒的低迷不振嗎?同樣會面臨「租不起」的窘境吧?所以,光是怪罪於場地、硬體,只是讓真正該負責的「人」,找到最廉價的「擋箭牌」。

1981年中華體育館藉著重新整修的機會,加裝了空調設備,對於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冷氣吹,可能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在當時,這座可以擠進超過12000人的體育館,這可是一項很炫的服務,最起碼比「對街」的那些棒球迷,那些要面臨日曬雨淋的棒球迷,能買到黃牛票進中華體育館看瓊斯盃,是非常時髦且值得炫耀的事情,可是,那畢竟是1981年,那個娛樂及娛樂場所,都不太發達、多元的年代。

我知道、我知道!很多人1981年都還沒出生呢(可恨)!其實呀,直到1993年有線電視開放之前,台灣球迷想一窺NBA比賽的奧妙,想看「魔術強森」對決「大鳥博德」,沒有別的選擇,就是看「老三台」(大部份是「台視」啦),所以當1985年「華裔」明星球員張嗣漢,返國代表中華隊出賽時,他的灌籃,他的美式球風,他的強力籃球,都讓資訊仍十分封閉的台灣球迷,看得是目不轉睛、目眩神迷,現在呢?國內的HBL(高中聯賽)都常見到灌籃了,更何況在NBA球季時,國內轉播的場次遠比SBL還要多,現在什麼樣的球風還會讓你目瞪口呆?很難了吧?



瓊斯盃在正式進入「感慨期」之前,其實還有一段頗有起色的歲月,那就是與CBA(中華職籃)重疊的時期,話說CBA的「壽命」雖然只有短短的五年(1994-1998),但比較職業化的經營,也讓瓊斯盃在90年代獲得了新生命,這就叫作「錦上添花」,最少能集中能量「雪中送炭」吧?然而近幾年的瓊斯盃,為什麼不能成為SBL「暑假的延伸」?因為當SBL都自顧不暇時,原本可以相輔相成的賽事,就變成各人自掃門前雪啦!所以,關鍵或許不在於瓊斯盃本身,而是台灣籃球整體的大環境(或許早八百年就生病了?),以及主導台灣籃壇的各單位,究竟在這30年的時光裡,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記得中華職棒最風光的那幾年(1990-1996),台北市立棒球場旁的體育場(田徑場),最主要的「功能」是讓買不到票、進不了場的職棒迷,可以找極少數的「置高點」,遠遠的「感受」棒球場的狂熱氣氛,但漸漸的,體育場裡所舉辦的演唱會,聲音越來越大了、氣氛也越來越HIGH了!那時候看演唱會多半不用錢,也不用索票或徹夜排隊,但後來體育場排隊的「人龍」,逐漸「入侵」至棒球場的週邊,那時候我們這些「職棒圈內人」,還樂觀(阿Q)的說:「唉呀!那都是看免錢的啦」,言下之意是不成氣候!也不會威脅職棒的超強人氣!但隨著「五月天」在1999年,於台北市立體育場舉辦了第一次的大型演唱會,同一年味全龍、三商虎的相繼解散,老球迷開始遠離球場(館),年輕世代的娛樂選擇,也在這一年產生「交叉點」,曾經是三商虎迷的阿信(「五月天」主唱),用「志明與春嬌」,讓新世代找到全新的心靈寄托,也留下逐漸空蕩的棒球場。

30年的瓊斯盃也好,即將邁入第20年的中華職棒也一樣,曾經參與過的人,難免都會緬懷往日的種種(美好),但過去特殊的時空環境、歷史地位等,都不能再重來一次,這不是呼籲不呼籲的問題,也不是票選幾位老球星就能解決的問題,在國際化、多元化的新時代裡,唯有把自己做好,把長遠的制度建立起來,與其一直去想那喚不回的熱情,不如掌握現在、面對未來,才能去創造新的熱情、新的盛事。1977年第一屆瓊斯盃的閉幕典禮上,威廉瓊斯博士說:「今晚雖然是閉幕,可是並非結束,而是個開始,當大家未來遭遇任何困難之際,千萬不要灰心,請勇敢繼續前進…」

創作者介紹

貼貼簿(部) - 山不轉路轉,文不好不轉

counterspe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