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2nd, 2008
Posted by Mr. 6

Published in Mr.6 - 趨勢‧創業‧網路‧生活

我們聽過「Last Man Standing」,最後站著的可以贏得全世界,卻沒有人說過「蹲」著是贏家的。

某人「蹲」在一間公司長達30年,某人因為景氣卡住得「蹲」某在一個工作一陣子……我們甚至都認為,「蹲」,就是在那邊裹足不前、原地踏步、停滯。於是,我向來看不起「蹲」,它哪有什麼力量;我常常寫道做什麼事就是要常常「動」、常常改變,想到什麼就去做做看,做完了再換一件事情做做看,我真的是感覺到生命可貴,愈多事情就是愈豐富,千萬別懶惰,千萬別想太多,千萬不要「蹲」……。

但我最近有一個小感想──我雖然勇於去「動」,但還是會有一些東西就是「蹲」著不動;我雖然常變,但有些東西就是會依然在那邊「蹲」著「不變」,不是我故意不變,而是我在沒有注意之下,就一直蹲在那邊,一樣的事情重覆的做、一日又一日的做,做到現在才突然看到,哇,已經做這麼多了!我突然領會到「蹲」的強大

原來,原地不前,也會產生巨大的力量。

一次沒用,二次不行,但300次、400次之後,「蹲」的力量想不出來都難,想不被注意都難!我以往很少以不變應萬變,但現在才知道,原來不變也是在「練」(練功)。

這個領悟,大概分為三階段而來:

來到幾間公司,從沒看過的,我一進那棟大樓,看到那電梯、那招牌,就有似曾相似的感覺,我告訴自己,「我來過。」聊了以後,我想起我是去過隔壁的公司,談過另外一起生意。

於是話莢子就聊開了,細數這些事情,也成為拉近彼此關係的題材,聊得很愉快,末尾,對方說,「哇,你怎麼走透透了這麼多公司。」

是喔!回想起來,從美國回台灣也短短四年而已,由於不想再做工程師類型工作,換了幾個工作都是和sales有關,創投工作者也是sales,只是現在是賣現金(換股票)而非賣產品,創投工作者每天就是負責四處跑公司,研究公司發展、寫報告,戰戰競競等每周周會一一報告;每天找幾間公司跑,一開始還蠻enjoy,跑到最後會很懷念以前做工程師關在冷氣房一日不出戶的舒服日子,但沒辦法,還是得繼續跑、繼續四處拜訪、四處開會,幾年下來,幾乎所有在北台灣裡面有三間以上科技公司的大樓我大概都拜訪過了。

這是我最近體會「蹲」的第一件事

第二個「蹲」,則是最近偶爾會接「主持」工作,主持一些座談會(moderator),做主持人的特色是不必準備PowerPoint。由於從前是相當自閉害羞的小孩,一直以來,練口才是我的永遠的責任,有機會練習,我會欣然接受這個托付,好好的扮演主持、串場的工作。做了幾次後,我才發現做主持人辛苦在哪裡,我的同學們都知道從前在大學、研究所上課我都是「睡覺天王」,沒有一堂課不睡,筆記都要補抄,晚上自修補回來;我自己去聽演講,很少從頭坐到尾,一定到一半覺得該聽的聽到就走人先,但,身為座談會的「主持人」,我是唯一必須全場都在的,必須待到最後一秒才能走的,這給我很大的痛苦。

過了這麼兩年,至少以各種受邀的主持人或「最後一個講者」身份參加過至少30場以上的大型座談後,我每次都是「唯一必須全場都在的」,最大的收穫竟不是自己演講,而是聽到其他講者演講,這兩年來聽的演講大概是我一生的總和的好幾倍,加總起來共聽了上百個其他受邀專家的演講,每場我都被強迫坐著聽,而且還必須抄筆記,抓到他們的重點,等一下好串場。直到有一天,我才突然發現,天啊,我好像誰的演講都聽過了!我發現,我自己竟然在跟另一個人討論,誰誰誰講過什麼,誰誰誰又講過什麼,這時候我才驚覺,這段時間我不知不覺的強迫自己「蹲」著聽了這麼多演講,已經獲益匪淺。

第三件「蹲」,則發生在每天清晨。寫部落格之前要翻找很多資料,從前我喜歡寫一個題目翻一堆,現在我喜歡在翻一堆之後再選一個題目寫,後者讓我「蹲」到更多好康的東西了。我每天在美國的網路相關新聞的網站裡一則一則的看,因為我是抱著「找資料」的心情而非休閒輕鬆的心情,所以速度很快,文章不必看完,隨便掃描一下就要抓到它的重點,就要決定「要」或「不要」,不要的話就丟掉,「要」的話才繼續讀,待讀完再來決定一次「要」或「不要」。許多在第一關就被篩掉的文章,80%都是因為「太淺」,可能宣布Yahoo!今天又有什麼八卦,或是又有哪間很小的公司增資成功,最近則是流行點名哪間網路公司又裁員了,我每寫一篇文章,真的是篩了至少60~80篇才選出來的。讀者只看到那一篇文章,但我自己可是看了60~80篇文章,寫兩篇文章就等於看了上百篇了。「蹲」了這麼久我才發現,所有的新聞我幾乎都看過了,其他人只知道台灣新聞,我卻天天都在看國際新聞,從前住美國、加拿大也沒看這麼多過

由於我「蹲」得久,保持這個「知道」的狀況已經不知不覺有至少半年以上,我竟然對每則新聞都可以畫出一個大概的圖型,譬如Yahoo!與Google與微軟的「牽扯史」,甚至你說美國創投投資小網站的「脈絡」,都可以從這些新聞的印象大概的感受到,每看一則新的新聞,我可以順便聯想其他的新聞,這些都是「蹲」出來的成果。最重要的是,以上這三種「蹲」,對我個人來說從不覺得它們是在「蹲」,我的主要力量還是在做其他事情,其他事情在做的時候,也有其他事情在「蹲」,蹲久了,就和每個月定期定額小額投資,哪天收回來,可能可以超過原本主要力量在做的事情了。

此外我還想寫第四種「蹲」,我發現,做一件不被認同的事,一開始總是被批評比被認同還多,一定是不會有人願支持的,但,當你做久了那件事,不必有成績喔,單單把這個「蹲」的動作拿出來給別人看,別人就會對你另眼相看!

很神奇。我自己也覺得吃驚。有一次,有個朋友找我做直銷,之前我都拒絕他,這次我當然還是拒絕。但二年前,他第一次找我,我連他們的說明會都不想去聽,二年後,這位朋友再次與我聯絡,我問,你最近如何?他說,還在努力。我說,努力什麼?我已經忘了他在做直銷這件事,當他告訴我,他還在做那個直銷,業績好像不怎樣,但他還「蹲」著、還在繼續做,我對這個直銷就另眼相看了。這次,他又邀請我參加說明會,我就決定去看看,不會參加,但是會去看看,因為我覺得,他「蹲」這麼久一定有原因的吧。我也相信,現在他出去與朋友談直銷,一定是「接受」多於「不接受」了,一定像到吃甘蔗愈吃愈香了,不是因為他做的好,而是他已經「蹲」過了。原來,「蹲」的本身也有價值的。不會白蹲。

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來想一想,這幾年來,自己是否不小心在「蹲」某件事?如果有的話,學到了什麼?得到了什麼?下次在履歷表要記得附帶一筆,而且,也讓它繼續「蹲」下去吧。

創作者介紹

貼貼簿(部) - 山不轉路轉,文不好不轉

lohn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