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2nd, 2003
Posted by Vincent

Published in 綠野都會心


八○年代的赫本,早已疏離自十二歲開始就投入的演藝世界,除卻五○年代初便顯赫全球的巨星光環,返回歐洲與靈魂伴侶定居在瑞士的一處農莊,盡情享受陽光、花香、閒情、鄉趣。她認為她這一生最偉大的成就是兩個兒子,她曾說過:「當我是個孩子時,我最想要的便是孩子。小孩才是我人生真實的部分;電影只不過是童話故事罷了。」

如果你讀過赫本的多本傳記,你會發現她不是想像中的不食人間煙火,或高不可攀、或遙不可及。例如:她的頑皮逗趣、不夠女性化的真我個性、和母親長期下來一些難解的心結、只要相信一個人便會為其付出所有的坦率、在忙碌地工作一天後習慣抽根肯特香菸邊喝杯威士忌的真實、罹患癌症後堅持不接受化療的固執、在病情末期時要求返回瑞士家中度過最後一個聖誕節的重情…等等,她是一個性情中人,一個平易近人、善解人意的好萊塢大明星。有人說過:「人們覺得奧黛麗赫本並不知道自己有多美,沒有一個電影明星是這樣的。」Wow, What a praise!

1989年赫本因緣際會接受美國公共電視節目「世界花園」(Gardens of the world)的主持工作,長達三個月的時間在世界各地取景介紹著名的園藝景觀。照片中左圖為節目安排赫本在長椅上閱讀「安妮日記」﹝The Diary of Anne Frank﹞。也許是赫本曾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著名訪談節目「賴瑞金現場」( Larry King Live)的名嘴賴瑞金訪問,提及這本令她幾乎崩潰的書所對她造成的影響,當她在荷蘭度過她困頓恐懼、世局多變的少女時期,有位女作家給了她這本書,然而成名後有人找她飾演電影版或舞台劇版的「安妮日記」,她一概婉拒,實在是她不忍面對這些和自己多有雷同的故事,她曾說過每次看這本書就會淚流不止,變得歇斯底里。從這張照片看著赫本氣定神閒、若有所思地往前方望去,我們不知道當時從她腦海中流逝過的畫面是什麼,但絕對不會是她留給世人的那些電影片段。

照片中右圖是赫本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親善大使期間所拍攝的照片,在生命最後的五年,她出使到中南美、越南、蘇丹、土耳其、伊索匹亞、孟加拉等地。她說過:「我很高興我有名氣,因為我可以用之於值得所在,它就像我的事業所帶給我的”紅利”一樣。」(I’m glad I’ve got a name, because I’m using it for what it’s worth. It’s like a bonus that my career has given to me.)翻閱幾張赫本身著POLO衫牛仔褲、腳踩白色運動鞋,懷抱著各色人種小孩、緊握著骨瘦如柴饑民的照片,時而綻放暖陽微風般的面容、時而展露嚴肅悲憫的神情,絕對比1959年「修女傳」(The Nun’s Story)中的她更聖潔迷人。

說好隻字不提到赫本電影的,I just can’t help but miss her!

照片是我個人翻拍自”Audrey Style(by Pamela Clarke Keogh)”、”Audrey Hepburn A Star Danced(Robyn Karney)”二書中的圖片


創作者介紹

貼貼簿(部) - 山不轉路轉,文不好不轉

lohn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