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nd, 2008
Posted by Yukie

Published in Meme -- 教學與反省

 

前幾天,一位同樣是老師的朋友告訴我:『好累喔!!好想辭職。』

如果是一年前,我還沒擔任教師時,聽到有老師說他很累,我會嗤之以鼻。我的想法是:『拜託,教師這個行業這麼閒,還有一堆人喊累,到底是怎樣?說什麼英國教師有半數以上需服藥治療憂鬱症,真是一堆坐領高薪又缺乏挫折容忍力的人。』

可是,現在我也擔任教師,在這個場域的所見所聞讓我的想法改變了,我開始可以理解為什麼有那麼多教師會得到憂鬱症。原因不在於他們沒有挫折容忍力,而在於教師這個行業的本質就是會造成許多教師的憂鬱。

[@more@]

在解釋為什麼我認為教師這個行業會造成教師的憂鬱之前,容我轉述一段 Joel on Software 中的文字:

這就是那一段日子的情形。很多小小的挫折還有很多小小的成功。不過這些挫折和成功都是會累加的。即使微不足道的挫折也會影響你的心情。看起來人的情緒並不在意事件的大小,反而著重在事件的數量

於是我開始注意到,我最快樂的時候都是遇到很多小成功而挫敗的次數很少。

多年以後當我上了大學,我學到一個重要的心理學理論,就是由 Dr. Martin E.P. Seligman 發展的習得無助感 (Learned Helplessness) 。這個理論有著多年的研究結果支持,是說很多次的沮喪會累積成一種無助感(也就是無法控制環境的感覺)。

你愈覺得自己能控制環境,而且所做的動作確實有效,就會覺得愈快樂。當你發現自己沮喪憤怒煩亂時,很可能是發生了某些你無法控制的事,甚至是很微細的事情。鍵盤上的空白鍵不太正常。結果打字時幾個字接在一起。這會讓人沮喪,因為你按了空白鍵可是什麼都沒有。大門的鑰匙不對勁,轉動的時候就卡住了。這又是另一個挫折。這些事會累加起來;日復一日就讓我們變得悶悶不樂。雖然這些事實在微不足道,不應該掛在心裡操心 (我是說非洲還有人在挨餓,看在老天份上我實在不能為空白鍵煩心),可是就是會影響我們的心情。

如同 Joel 所言,我們常常會因為一些小挫折而影響我們的心情,如果那一天小挫折發生的次數多,那可是會讓人一整天鬱鬱寡歡。

我的鍵盤一旦有一個按鍵不靈敏,我馬上會換掉那個鍵盤,因為我很瞭解,繼續使用那個不靈敏的鍵盤會讓我滿肚子怒火,做起事來浮浮燥燥,打字時會很用力的敲擊,以洩發我的怒氣。而那不過是因為鍵盤上 102 個按鍵中的一個不太靈敏罷了。

話題拉回來教師這個行業。

一個主科教師,比方說數學教師,每個班每星期需上 4 節課,所以一個專任教師必需教 5 個班、數學教師兼任導師也需教 3 個班,所以一個主科教師少一點,每天必須面對 120 不同的學生,多一點的,可能要面對 200 位學生左右。在這 200 位學生中,祇要有 1/100 ,也就是 2 個,是有問題的學生,你每天就必須面對這 2 個有問題的學生。

學生的問題並不像鍵盤不靈敏那樣是個小事件,上課時學生吵鬧、任意走動,這些問題都比鍵盤不靈敏來的嚴重,而當老師的就每天需要面對並處理這樣的情況。

許多的男性,如我,遇到這樣的不如意事件,回家睡個覺,隔天又一切如常。

但是教育這個行業的從業員多數是女性,女性遇到這些挫折會將事件放在心上,並不斷的累加。這並不是女性教師特有的現象,而是女性普遍的情況。多數女性無法像男性將遇到的挫折快速遺忘,憂鬱症的患者多是女性的原因在此。

女性教師每天遇到學生的問題,給了她一些挫折,隔天又遇到相同的狀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教師覺得自己難以改變現狀,挫折重覆出現,憂鬱症就此產生。這與工作累不累無關。

工作累,但是如果能夠有成就感,也可以讓人覺得工作的很開心。有時候工作累的半死,但是看到工作待辦事項一件一件的完成,其實頗有成就感,因此並不覺得特別累 (祇是多了許多白髮)。

而一位教師,雖然上課時間不多,一個星期才 21 節課,但是他們面對的學生數多,遇到的問題也越多,而學生的問題常常不是教師能夠獨力解決,他們的問題有許多來自家庭、社會,而這些是教師無力解決的事。因此,雖然教師上班時間不長,但每天的受到的挫折可能較其他行業來得多。越是認真的教師,受到的挫折越大。

雖然,我的運氣很好,我是個男性,對於許多事都睡個覺就忘的差不多,但看了 Joel On Software,我想起自己使用不靈敏的鍵盤的經驗,我對於女性教師所面臨的問題開始懂得用同理心去看待。

ps:

我的這位朋友教學相當認真,我旁聽過她的課,我祇能說我對她佩服的五體投地。她把課程教的很深,大學生物課的內容都拿來國中課堂上教了,但是學生 (包括我) 聽的興趣盎然。在一旁聽過她的課,可以瞭解她在其中浸淫了許久 (她研究所主攻病毒),才能夠如此深入淺出的將相關議題教給學生。

ps2:

這位老師去年告訴我:『以前待實驗室時,常常要工作到半夜,來當老師,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工作。』但不久前她說:『現在我覺得我錯了,教師這個工作不是人做的。這個工作不是身體上的累,是心很累!!我的心累了,好想辭職不幹了。』

ps3:
這篇文章原寫在其他地方。昨日,喔,是前天了,聽了崇建的演講,他提到:『當老師應該要常常給自己心理建設,否則別人不支持、學生不瞭解,如果自己再不給自己一些肯定,那極可能會無法繼續支撐下去。』所以我決定將這篇文章再轉到這裡來重新發表一次。
我在想,除了給予學生輔導,對於教師應該也有適當的輔導機制才對。就像崇建所說的,在全人中學有輔導組,這個輔導組的工作不是輔導學生,而是輔導老師,幫助老師們能重新面對學生。在體制內的學校應該也要有這樣的機制。
創作者介紹

貼貼簿(部) - 山不轉路轉,文不好不轉

lohn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