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th, 2009
Posted by CLiao

Published in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作者:褚士瑩(公益旅行家)

我喜歡喝咖啡,也喜歡公平貿易(Fair Trade)的概念,但當我抱著很大的期望,卻喝到很難喝的咖啡時,不由得陷入兩難,到底我應該為了喝好喝的咖啡而犧牲農民,還是為了社會正義犧牲自己的味蕾?

公平交易本身,在歐美國家已經變成一個公益的圖騰,組織本身大力鼓吹消費者盡量購買擁有這個綠色標誌的咖啡,似乎只要選購公平交易咖啡,就是最快速也最容易滿足消費者的方式,但公平交易的咖啡並非沒有盲點,因為這只是一種交易過程的認證,無法像真正愛咖啡的烘豆商,做到每批咖啡銷售前都有詳盡的「杯測品質」報告,有時就連生豆品質或栽種處理的詳細資料都沒有,僅設定採購最低價,老實說並無法真正鼓勵生產高品質咖啡的小農戶,更何況在很多產區,公平交易咖啡,往往還不是單一小農園想加入就可加入的,對於消費者,無法同時滿足又好喝、價錢又合理、同時合乎公理正義的三個面向。

加拿大小城驚豔好喝又永續的咖啡

最近我到加拿大極北部的小城Nova Scotia時,朋友知道我喜歡咖啡,便帶我去當地大學旁邊一家他常去的咖啡館去,老實說當我看到門口貼著公平貿易的認證標誌時,外表鎮定其實內心忐忑不安,因為萬一難喝也不能說出口,否則會被朋友認為是個鐵石心腸的壞人,對向來快人快語的我來說真是很痛苦的啊!

結果這杯咖啡意外地順口好喝,因此立刻又點了第二杯。因為當時下著大雨,店裡沒甚麼人,我也因此可以優閒品嘗,喝完咖啡,雨還沒停,就跟店員聊了起來,我 注意到他店裡的咖啡都是從瓜地馬拉進口的,角落的麻布袋上不僅有熟悉的綠色公平交易標誌,另外還有一個「直接交易」(Direct Trade)的標誌,當場這個店員,就熱情的解說了行之有年的公平交易不足的地方,以及直接交易如何能夠更進一步,讓每杯咖啡都更好喝,也更有利於農民。

在所謂「道德咖啡」(ethical coffee)的市場,公平交易外,直接交易咖啡也提供了小農加入國際咖啡市場,一條永續,對生態負責任的道路,直接交易,有些類似台灣有些咖啡事業經營者提倡的「直接關係咖啡」(Direct Relationship coffee),賣咖啡的農民,將咖啡生豆直接賣給國外的烘豆商,彼此直接建立採購與銷售關係,雙方都知道整個交易的過程,農民提供高品質的咖啡,保證得到高於批發商的市價,甚至比公平貿易規範更優惠的收購價格,農民因此能靠種咖啡安身立命,專心栽種處理出好品質的咖啡,持續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來培養教育下一代。

大力鼓吹直接交易的Intelligentsia咖啡公司綠色採購總監Geoff Watts,曾經在一篇媒體訪問中表示,咖啡產業的中間人,並不盡然是壞的,因為他們時常扮演杯測跟品質控管的角色,也幫助咖啡豆通過各種複雜的環節到達市面;但缺點是他們並不代表農人的利益,咖啡農在沒有甚麼人脈,對國際咖啡市場也不了解,資金也非常有限的情況下,中間商拿著現金,讓農戶幾乎沒有討價還價的條件,無論收購者(collector)開多少收購價格,都得照單全收,讓中間商因此成了咖啡買賣過程最大的得益者。

公平貿易雖然保證以比較優惠的價格收購,但也只是提供比掮客高的最低收購價,並不會因為農家這一季種出可以在市場上高價賣出的咖啡豆,而提高收購價格,直接貿易的烘豆商,卻可以跟著這批豆子在市場上的價值,依比例調高收購價格,農戶跟烘豆商分享利潤的結果,農家透過直接交易賣出一批好品質的豆子,甚至可以比公平交易多出25%之多。

直接交易咖啡 農民收入甚至更多

最近因為拒絕美國最大食品公司集團Kraft收購計畫,而出現在好久不見的報紙頭版的英國巧克力廠商Cadbury(甘百利),從2009年初開始,公司代表產品Dairy Milk牛奶巧克力棒所使用的可可豆,就已經全部符合永續發展的原則,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連續三年以來,全世界可可豆的產量持續創下新低,其中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就是批發商只不斷想藉著無止境地壓低原料價格,購買更便宜的可可豆,增加利潤,到了某個程度,農民只好因為利潤太過微薄,甚至賠錢的可能性太高,乾脆放棄種植。

就算老農因為習慣繼續種植下去,看著上一代被壓榨得喘不過氣來的農家子弟,也很可能因此放棄接手農場,轉業去了,惡性循環的結果是,未來將沒有足夠的可可豆原料,供應給像Cadbury這種以可可為命脈的公司,與其在十幾二十年後被市場淘汰,還不如從現在開始善待農民,讓契約的農家相信這是值得代代相傳的職業,也直接穩定了未來的供應來源。有人說這是杞人憂天,我卻相信能不為眼前的利益殺雞取卵,是道德勇氣,也是成功經營者必要的智慧。

直接貿易的咖啡,讓消費者、農民、烘豆商三方共同參與,烘豆商必須靠真本事,來推銷好咖啡,消費者可以在選擇高品質咖啡的同時,以合理甚至低於公平貿易咖啡的價錢,買到好喝的咖啡,同時也達到公平貿易的訴求,藉者消費的動作真正達到照顧農民的社會議題,不需要擔心分到農民手上的錢太少,太多的錢流入不知名的中間人手中。

倡議這個理念的一位台灣咖啡烘豆商,曾在網路上寫過一篇文章,鼓吹所謂的直接關係咖啡,應該至少涵蓋優質咖啡、環境保護、社會關懷這三個大區塊,影響的範圍,因此比公平貿易更加深遠,並且一定要把高品質的咖啡列為最優先項目,而優於公平貿易組織訂定的價錢,對農民來說更為公平且有誘因。我多年來,對於公平交易的產品,一直有的疑問,在這裡迎刃而解,因為公平交易代表的是一個較好的交易模式,認證的基準在於交易的方式與過程,並不直接顯示在商品本身的品質 上,所以不免喝到雖然標榜公平交易,卻不大好喝的咖啡,讓我有種「好心沒好報」的遺憾,也不得不思索,是否有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

三贏局面 要靠正港愛咖啡的烘豆商

根據直接關係的理念,如果做對了,可以創造消費者、農民、烘豆商直接關係的三贏局面:首先烘豆商必須建立直接採購管道,為了建立這個管道,就要具備辨識優質咖啡的能力,必須不厭其煩親臨產區,提供咖啡農詳細的品質意見,作為提升處理標準或是維護現有高品質的一些實務意見,雙方確定交易後,將咖啡農的資訊,詳細介紹給消費者,讓咖啡農在消費者面前公開曝光,消費者因此可以認識咖啡農,藉著這種透明化的資訊與交易過程,讓好品質的咖啡有合理的好價錢,小農民就能靠好品質的咖啡、有能力來改善生活環境跟種植條件。

這就是農民、消費者與烘豆商的三贏,因為消費者付出的價錢,以同樣品質的咖啡來說,向力行「直接關係」的烘豆商購買,一定比向國際知名連鎖店買,還要便宜,而且生豆品質更優,讓消費者不僅買得便宜,還買到 更好喝的咖啡。

這個讓咖啡生產農家呈現在消費者面前的方式,在國外已經有了些基礎,像我在加拿大Nova Scotia造訪的咖啡館,供應商就是以芝加哥為總部的烘豆商Intelligentsia,我在定居的美國東岸波士頓,最常造訪的咖啡館ERC,櫃檯上也會直接把本季供應這批咖啡豆的烘豆商Sonata的網站資訊直接陳列在櫃台,同時把目前正在使用這批豆子的成分比例產地,都詳細列出來。

比如最近的Sonata四號,就是60% 來自巴西的moreninha formosa ,加上23%哥斯大黎加的 helsar de zarcero ,還有11% 肯亞的kiandu 以及6% 衣索比亞的koke,這樣混合的豆烘培以後,一份16公克在華氏200°F 下浸煮26-28秒鐘風味最佳,不但成分、採購過程完全透明,也從沒有聽說因為失去神秘感,而遭致客戶批評或同業競爭。

抽絲剝繭 一起追尋好喝而符合道德的咖啡

然而在亞洲,似乎很多烘豆商,不知為何非把豆子的來源跟成分,當成最高商業機密來看待不可,這種被害妄想背後的動機,只能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直接購買、直接測試當季樣品,與咖啡農直接溝通,是建立直接關係咖啡的重要工作,也是讓參與的農民承認的最佳銷售方式。除了好咖啡賣好價錢外,既然烘豆商直接和咖啡農交易,雙方也因此能直接聽到海外消費者的聲音,更容易知道該如何合作,才能供應消費者最想要喝的咖啡。

當然,就像公平交易有其缺點,直接貿易的咖啡也不可能毫無弱點,比如說雖然同樣是標榜直接貿易,但是每一個烘豆商願意付給農家的收購價格,並沒有固定的標準,所以只看到「直接貿易」這幾個字,並不代表農家必然得到最好的價格,因此消費者還要了解烘豆商的理念跟商譽,這點就不像公平貿易的標準這麼一目了然。

另外,直接關係採購是一種相對來說成本最高,而且最需要人力的方式,烘豆商必須每年拜訪產區的咖啡農,來了解生產與採收後段處理的情況,因此必須負擔昂貴的時間成本與差旅費用,目前都是真正愛咖啡的烘豆商,有熱情追求優異品質的生豆,才會願意付出更好價錢給擁有好咖啡的農民,堅持交易透明化,願意將寶貴的農民生產資訊分享給消費者,靠品質、社會正義、對消費者有利的售價三個特色,來博取消費者的青睞與購買行動,只要三者缺一,直接貿易的關係也不會長久。

完美,只是一個遙遠的目標,但在不斷追尋更好的答案過程中,引發的種種環境思考,讓我們更認識自己。抽絲剝繭,追尋好喝而符合道德的咖啡,我們一步一步,逐漸變成自己喜歡的那種人。

※ 本文轉載自作者個人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貼貼簿(部) - 山不轉路轉,文不好不轉

DZA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